????庾家在北方多年,李煦去北疆时,庾家费了不少心机来拉拢,不过很快李煦靠着自己站稳了脚,庾家也就断了那个心思,不过一直与李家来往不断,这位庾三小姐更是如此,动辄就去寻李大小姐。

????庾三小姐也算巾帼不让须眉,经常与父兄一起守城,每当有战事,庾三小姐都让女子换道袍,以黄布覆面,在城中行走救治伤兵,战事结束之后,这些女子提灯在尸身堆里寻找尚有生机之人抬回救助,庾三小姐在北疆许多将士心中都有很高的地位。

????庾家的男子也不示弱,个个天生孔武有力,北方有不少城池关卡皆由庾家人驻守,就因为这样,李母总会在她面前提起庾三小姐,她一直没能有身孕,渐渐有传言说她有病症在身,恐怕不能生产。

????传言闹得沸沸扬扬,到了李长琰耳朵里,李长琰当着她的面惩戒了那些下人,她那时为了去见父亲手下的副将,刚刚从边疆重镇回来,看到这一幕,虽然心中有波澜,却也因为诸事缠身,心力交瘁不想太去理睬,不过还是将李家内宅里清理了一番。

????李家的态度暧昧,李母虽然仍旧对她和颜悦色,没有任何埋怨的意思,但是这样的平静下,她能感觉到所有人的态度。

????李煦想要求天下,每一步都要走的平稳,不能有半点的差池,李侯夫人不能有孕,李侯却还不肯纳妾,是爱美人还是爱天下?若有人拿住了这一点,必定会翻出些波澜来。

????庾家本就是北方的名门,庾三小姐早在他们没有成亲之前就钟意李煦,这些年庾家人也算为李家鞍前马后,若是能将他们招揽入幕,李煦就算是如虎添翼。

????这样的消息甚至闹到了边疆重镇,父亲的副将纷纷给她送来了礼物,是要稳固她在李家的地位,突然有这样的阵仗,让李家仿佛丢了脸面,李母突然抱病在屋中,不愿意与人多言语。

????李煦回到府中时,她已经将礼物都打理好入库,李母将李煦唤去说了几句,李煦就离开了家门,当晚本来要回府中用饭,却只让人知会她因为繁忙脱不开身。

????那天夜里,她迷迷糊糊刚刚睡着,李煦风尘仆仆地回来了,她起身去迎他,服侍他换了衣衫,就要安置他休息。

????李煦却拉着她的手坐在床上。

????那时李煦的神情如何她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他说:“我已经去找了庾家,与他们说清楚,我李煦绝不会再娶旁人,若是庾三小姐再有这样的心思,我与庾家必生嫌隙。

????清欢,自从求娶你时,我就想好了,今生只有你我,没有旁人,至于子嗣,也不必着急,你我都还年轻,我常年征战在外,夫妻聚少离多,这本就是寻常事,是有人故意以此大做文章,你放心,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。”

????第二日李母身边的管事妈妈被赶去了庄子上,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嚼舌。

????庾三小姐倒是还依旧做着她的事,整日四处奔忙,比任何人都要辛苦似的,李母休养了一阵从屋子里出来,待她依旧热络。

????再往后,她被送去了京城,北方的一切也渐渐离她远去,李煦坚持给她写家书,她也会收到亲信送来的消息,庾家仍旧忠心耿耿,庾三小姐似是再也没有觊觎李煦的心思。

????她和李煦常年夫妻分离,有人动了心思送了美人给李煦,李煦不仅将美人赶走,还将那人重责,对她的深情仿佛从来没变过。

????直到,她被李长琰围杀,那场面仿佛就像是秋狩,所有人精神高昂,异常的兴奋,她一个小小的女子,难得会被李家这样看重。

????那一支支射入她皮肉之中的箭矢,就像是钉子一样,让她血肉模糊,没有谁会不痛,也没有谁能够熬过这样的折磨。

????鲜血在她身上流淌的时候,她只是看着前方,那个承诺会真心待她,今生只有彼此的李煦哪里去了。

????当年的承诺,她做到了,李煦呢?

????那一刻她将一切都放下。

????前世她死之后,想必他们都满意了,今生面对李家,她也只需要自己满意,于是在京中见到李长琰,她抽剑相向,与李家周旋了一辈子,不愿意再与他们多费口舌。

????徐清欢收回目光,眼睛落在面前的锦缎上。

????至于今生,徐清欢忽然笑了,他们已经走得很远了。

????“姐姐,”徐清悦挽住徐清欢的手臂,“我们去楼上。”

????徐清欢回过神,只见绣庄的掌柜躬身站在一旁,绣娘也闻声迎了过来:“怎么劳烦您跑一趟,您说一声,我们拿去府里也就是了。”

????徐清悦道:“拿到家中,总没有在这里看得舒服,再说,我姐姐的眼光不同,说不得不喜欢你们挑选的花样。”

????徐清悦说着向徐清欢眨了眨眼睛。

????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向前走去。

????庾三小姐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微微一僵,那位小姐目光落在她身上时,她下意识要回以笑容,可那位小姐却冷淡地挪开了目光。

????许是因为不相识所以如此,想想也算寻常。

????庾家丫鬟玉竹上前道:“我家小姐想看看你们这里的绣样。”

????“实在对不住,”管事一脸笑容,“这两日我家绣娘忙不开,恐怕不能照顾周到,两位能否过几日再来,或是我们拿着绣样上门侍奉。”

????玉竹皱起眉头:“你……方才你们明明……”

????庾三小姐喊住玉竹:“不要多事,京中还有不少绣庄,我们去旁处看看也就是了。”说完话她转身向外走去。

????离开了绣庄,庾三小姐坐上马车,吩咐外面的人:“去打听打听,那是哪家的车马。”

????外面人应了一声。

????玉竹道:“小姐,您也想知道那狗眼看人低的掌柜小心侍奉的人是谁吧?”

????庾三小姐瞥了玉竹一眼:“岂能出来就处处与人争锋,这世上达官显贵比比皆是,与他们相比庾家本来就算不得什么,你这样的性子要好好改一改。”

????玉竹低头道:“奴婢错了,不过小姐这又是为何?”

????庾三小姐道:“你当我表里不一吗?我并非为了那绣样,只是她身边的人,个个都不一般,于是起了好奇之心,我们在北方太久,不知外面的水到底有多深,见识见识总是没错的。”

章节目录

齐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八二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云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霓并收藏齐欢最新章节